呆宝真好

越鸟飞北

rekindle:

记得以前看过一些老兵的采访,很是感慨。这阵子在想,如果是明楼也去了台湾,会如何呢?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回家————————————


“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明楼的院子里有棵槐树。


本来在这样南的地方,是不兴这喜北的树,禁不住他每每冷着脸要,人家还是在有年入冬的时候给他移了一株来。


刚来的时候就在风里颤巍巍的,搬来的人冻得直搓手,站在一旁悄悄觑着明楼的脸色,本是怕他嫌这树不好,敷衍了他,谁想明楼面无表情绕着左看右看了半天,最后倒笑了,说他惯了操心,现在心里能总挂着这棵树也倒是省着空落落的。


于是,托他爱操心的福,这棵树一路蹿个,但大概还是底子差了,终归是不壮。春天的时候也像别的树一样满树的花开,团团滚滚不懂事般重重附在它身上,衬着枝条瘦劲,比起烂漫,倒更是清俊。


哪里是棵花树该有的样子。


 


一到了开花时节,树下那把藤椅就被几个老家伙争个没完。椅子总是吱呀吱呀一下一下愣愣地摇着,目之所及尽是一片晃动的浓绿,间隙里或能看到层叠的一抹柔白,陌生的天色被遮的干干净净。


从此嫌昼短。


第一次开花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瞧稀奇似的看,王长官皱着眉头瞅了半天:“这是什么花?从前常见,眼熟的不得了就是叫不出名来。”


旁边有个人插话:“看来您倒不是那爱花的文雅人。”


王长官冷笑一声,复又叹了口气:“对月瞧时,看花索名,呵,倒是没想到啊。”


 


满院的槐花香,伴着时不时的戏声,慢慢悠悠地延出院子去,每每恍惚了院子口站着的人。


 


满地槐花满树蝉。


 


今年花开的格外好,明楼这天特地炒了栗子,香气四溢,风一来更是带的远了,他坐到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往后一靠,就等着那些“不速之客”自己找上门来。


 


“明楼。”


却当真来了个不寻常的客人。


明楼之前也想象过很多次,但渐渐也觉不出什么意味了,已经经历了那么久等待严苛的磨砺,他觉得自己的心应该早就溺亡在随便哪个莫测的湖底了。


竟是还这么鲜活。


砰,砰,砰。


手心里出的汗简直让人发笑。


明楼慢慢站起身来,身子却是直晃,只得赶紧靠扶手撑住,眼睛一眨也不敢眨,死死盯着来人,努力想要听清他在说什么。


但他却有点看不清对面的人,也甚至闻不到院子里的香气。


 


迷迷糊糊,旧事翻腾,直将此处作故乡。


 


竟像是回了家。


“先生,您坐车吗?


巷子里的包子铺刚被一个小扒手冒冒失失地撞翻,嚷嚷着追来的人一脚踩了上去,鲜香的包子味在主人的哀叫中一下子翻腾出来。


其实也记不清到底香不香,只是觉得巷口那一大团腾出的白雾,看着着实暖和。


拉车师傅还跟在身边,明楼轻轻摆了摆手,浅笑着指了指不远的地方,一辆黑色的轿车正慢慢地开过来。


“有人来接我了。”


 


“明楼,今天晚上。”费了好大劲才听清对面那人的话。


“该回家了。”方才漫溢的乡景突然散去。


明楼皱着眉头用力想了会,还是什么都想不出来。抬头看见了微微下垂的树荫,


“这树,我能搬回去吗?”面上不带一点笑,竟像是认真问的。

来人一阵叹息,“看你这傻气。”

——————————TBC——————————


这次只有开头,突然决定下面的大改......


听朋友的建议,有一个地方好像加个注释比较好,王长官说的“对月敲时,看花索名”原句为“对月略能推汉历,看花苦为译秦名。”,望月推算着故国时辰,看花想着她在故乡的本名,当是寄故国之思。


大家不用担心明楼被虐的,我们的组织已经来接他啦!~

【楼诚】空降(三)

rekindle:

明早去爬山,为什么从现在就感觉开始累了......


听老干部的话,看会书就早点睡吧......


大家晚安~


--------------------------梦到老干部------------------------------




阿诚近来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一睁眼,四周空空,远远的有个亮着灯的房子,自己却一点也不想走过去。


茫然的迈开第一步,下一步却仍是同样的不知所措。


像是解不开的困局,只有一个答案的迷宫。


 


阿诚不明白。


以前明明清楚的认知也糊涂了起来。


清晰的只有一条路的方向像是横生了许多恶意的枝节,引诱着他来撷取热烈非同以往的果实,却又让他惧怕枝头那段只会是一片死气沉沉。


因迷茫而绝望,又被绝望塞入了更多的迷茫。


 


明楼这天早上早早地就醒了,侧头看着一直盯着床头的指针。


八点,又过了五分钟。


明楼慢慢地坐起来,走到旁边的房间随便挑了身衣服。又踱到饭厅去看了眼早饭。


啧。怎么又是咖啡和三明治,阿姨您一个正统中国老太太什么时候才能传统些。


杵在原地犹豫了一会,他还是一转身去了阿城的房间。


 


“笃笃笃”


敲门声显得突兀又刺耳,明楼竟然觉得有点尴尬,为了摆脱这个奇怪的念头,索性推门直接进去。


“阿诚。”


 


窗帘还没有拉开,不知是冷还是怎么的,床上那人的睡姿微微有些瑟缩,却并不柔软,像是一根绷紧的弦。


僵硬,紧张,苦涩。


 


门的那边静悄悄的,过了一小会又像是很久的时间,终于传来了离开的声音。


床上这人的眼睛却还是紧紧地闭着,眉头也锁地更深。


 


阿诚。阿诚。阿诚......


他不禁用两只手死死地捂住了耳朵,那些呼唤却更逼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熟悉,阿诚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陌生,陌生到他不知道该不该应,不知道为什么应。


随着这个名字出现的,就是自己吗?


 


 


徐东加今天看见明楼一个人过来很是惊讶,打趣他:“诶哟,你那个形影不离的小助理呢?不会是被别人挖角了吧?”


“这么有空,看来不着急谈,那再见。”明楼说着就要起身走。


“别介别介,这不就要开始说了嘛,你看你这急性子。”徐东加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把剧本拿出来,“这回这本子真是不错,要不然我也不会直接就把你叫过来。”


“哼,我看你前阵子的东西,着实开始怀疑你的标准了。”明楼还是冷着一张脸。


“这......谁都有个囊中羞涩的时候嘛。但这次真的不同,是个古装的正剧,讲朱佑樘。怎么样?”


“那要看怎么个讲法了。”


徐东加看出来明楼还是感兴趣的,赶紧加火:“毕竟咱俩也合作过不少,本导演你还信不过,我跟你说啊,他是从......”


 


“大哥大哥!!”


明楼一回到家就被明台堵到了门口。


“什么事好好说,毛毛躁躁。”明楼无奈地把弟弟撞歪了的眼镜再扶回鼻子上。


“我最近发现阿诚哥可不对劲了,还学会了跟网友鬼鬼祟祟地聊天!”为了烘托气氛,明台猥琐地眯起了眼睛。


“然后呢。”一听到阿诚的名字大哥就有点焦躁。


“嘿嘿,然后我就把他们的聊天记录给黑了。”笑的像只笨笨的小狐狸。


“你要是能把这心思用到正经事上,也就不用愁女朋友了,大程序员。”


“你!哼!”明台被戳中了痛处,气得转身刚走了两步,又听见后面大哥悠悠的声音:


“把记录给我发过来。”


有一种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好好做人】你好,请问有什么兼职工作介绍吗?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我已经放弃每次试图留住你了......我今天一定会潇洒地结束......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嗯...有是有啊,你想做什么样的?


【好好做人】都可以。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so cool......那我把我知道的一些先发给你看看,你也要把你的简历发我一份


【好好做人】已发送,谢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哇!效率太高了吧......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不过你不要嫌弃啊,我没有什么高大上的好介绍,都是一些搬砖的苦力活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话说你咋突然要找兼职啊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最近手头紧?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哈哈,是不是又走了呀?哈哈,我不会再找你的,我都习惯了呢~哈哈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你这种每次用完就走的行为到底算不算耍流氓



【楼诚】 空降(二)

rekindle:

今天突然发现最近状态着实不太好,不论在忙什么,还是至少应该读书的,诶,该打。


-----------------------去念书-------------------------


“阿诚!阿诚!”


阿诚正在旁边躲闲喝口热茶,听到喊声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还真是没一刻安生。


“怎么了?”


刚跑过来的年轻编导小姑娘急得一头汗,话也断断续续地说不清楚:“阿诚!明老师他......他......发脾气了!采访......采访......诶!您又是去哪?!”


阿诚一听就猜到大概又是明楼闹别扭了,匆匆走到采访间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个撅着嘴的人。


满屋子的工作人员本来正尴尬地在屋子里小心翼翼地觑着明楼的脸色,一看到阿诚进来了,全都松了口气,朝着阿诚比了个拜托的手势然后就赶紧带着各自的器材光速撤离。




明楼本来就在生着闷气,瞟到阿诚进来了,但就是杵在门口不过来,又想起来这两天他对着自己的冷淡态度,顿时更是一阵火起。


“这都是怎么回事!接的什么采访!不专业也得有个度!怎么问问题都不会了?!有没有好好琢磨过!这是工作!能随着自己的性子来吗?考没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阿诚越往后面听,越是听出了点那么指桑骂槐的意思。


真是没办法。


没奈何,阿诚慢吞吞地朝着这个房间的“震中”走过去,把手里刚喝了一半的茶推了过去。


“震中”地带突然平静了。


“你给我泡的?”不仅是平静,好像还带上了点笑。


“嗯。”懒得去和他纠正其中某些错误的认知。


明楼美美地品了一口,嘿,真是不错,怎么阿诚这泡茶的功夫又厉害了一些。


尝完茶又想起刚才的事,明楼还是有些愤愤。


“你说说现在这些记者怎么就这么不学好,每次都净问些八卦!念书的时候学的就是这些?”


“粉丝想知道。”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阿诚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这采访就是为了粉丝才做的吗?那我的戏只是为了他们演的吗?他们想要什么我就要给什么吗?什么逻辑!”明楼惊讶地看向阿诚。


阿诚的眉头紧了紧。


“这是工作。”


“你的工作是理想,别人未必是。”


“他们只是想尽快采访完回家陪陪老婆孩子。”


“那是他们的理想。”


“你不知道。”


明楼看着阿诚甩手出了门,本来在发火的自己倒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于是在迷茫中拨了个电话。


“大姐。”


“怎么了?”


阿诚最近的所有表情突然间开始在脑海中不断地闪回,但明楼发现他们好像又都是阿诚眉头紧皱那一个样子,像是有着不大不小却让人无法抽身的烦恼。


究竟是什么呢?


“到底怎么了?!”


明楼听见电话那头明镜已经不耐烦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赶紧赔上笑:“没什么事,想让你再给家里拿点你给阿诚的那种茶,尝着怪喜欢的。”


“行了,知道了!”


电话挂断了,明楼的手却迟迟没有放下来。




几个小姑娘凑在采访间门口偷偷向里瞄。


“你们看,明老师好像不生气了诶。”


“但怎么看起来...像是有些伤心呢?”


“诶,怎么可能,看错了吧!”




【好好做人】你好,请问你有自己想做的事吗?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哇!大兄弟你终于又出现了!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当然有啊~~嘿嘿~~睡楼哥嘛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hello?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喂喂喂,我错了不胡说了不胡说了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当然有啊,我想成为一名光荣的无私的救死扶伤的医生!(快夸我快夸我)


【好好做人】你会不会很瞧不起没有理想的人?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当然不会啊,跟我又没有半毛钱关系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开玩笑的啦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梦想又不是一定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在他来之前,好好生活就够了呀


【好好做人】嗯,谢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你看你,怎么又客气了呀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今天有木有好好爱楼哥呀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hello?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你给老娘回来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我数三下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1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2


......



【楼诚】空降粉丝群

🌚

rekindle:

写正经文章中......所以要写一些这种美好的故事来治愈一下自己~顺便大家节日快乐......


简单介绍一些人设,大哥是演员,阿诚是小管家兼经纪人,其他人的会慢慢写出来,不着急~(还真的很简单.....)


废话不多说,上甜品~




明楼觉得阿诚最近有点怪。


倒不是工作问题,早上依旧是搭好的衣服,摆好的早饭,每天的通告依然是井井有条,完美地避过饭点,就连热水的温度都和往常一模一样,一点没降。


但就是奇怪。


早上穿衣服的时候不接茬说话了,饭总是让保姆做,跑通告的时候老是去打扰人家别的工作人员,就连热水都没那么好喝了。


好像是在躲着自己。


不不不,更像是不愿意搭理自己。


……


“阿诚,过来。”


明楼把盖在脸上的书拿下来,朝着阿诚叫了一声。


化妆间不大,想装听不见根本没可能,阿诚慢腾腾地向明楼挪过去。


明楼从镜子里看见他这幅样子,又奇怪又好笑又火大。


平复了一下心情,“阿诚,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痛快,说给大哥听听。”笑的温柔。


阿诚躲过了那双正伸过来的手


“没事,我好着呢。”眼睛又往跟前这人身上瞟了眼,“你最近该减肥了。”


……


看着阿诚再次迅速消失的背影,明楼觉得不能再姑息了,整肃家风势在必行。


 


“诶哟大姐,你就帮帮我!”


明楼晚上特地早点收工回家,齐齐整整地给明镜唱了一出戏,盼着能讨点欢心,没想到明镜还是不松口。


“我没那个闲工夫。”明镜低头仔细看了看,嗯,这次这茶杯倒是不错,“再说了,有什么不能直接问的,还非要兜这么大圈子来麻烦我。”


“大姐!”明楼看大姐不甚在意,急得把她手里的杯子拿了下来,被瞪得吓了一跳,硬挺着继续说,“我要是能问出来还用得着劳烦您吗,这小子死活不跟我说,我哪有办法呀!”


 


这边明楼正纠缠着大姐,刚回家的明台在院子里遇到了阿诚。


 


“阿诚哥,今天这么早回家啊。”明台打了个招呼却被叫住了。


“明台来来来,帮我看看这个,怎么删除这个记录啊。”


“记录?”明台不明不白地把手机拿过去一看,赫然出现了诚大经纪人和一个名为“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网友的聊天记录:


【好好做人】您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近来网上大家都称呼明楼为“日月木娄”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你行不行啊。。。这都不知道。。。不是wuli楼哥粉丝吧。。。


【好好做人】您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近来网上大家都称呼明楼为“日月木娄”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而且你的名字好矜持好低调好稳重啊,难道你是男粉?!啊哈哈哈!被我活捉到一只!!


【好好做人】您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近来网上大家都称呼明楼为“日月木娄”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你这简直了。。。连这个都不知道。。。新粉吧?肯定是!是不是还没见过楼哥呀?


【好好做人】您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近来网上大家都称呼明楼为“日月木娄”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我跟你说你这样不行,连这都不知道怎么在圈里混呀!知道现在想睡楼哥的人有多少吗?!


【好好做人】您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近来网上大家都称呼明楼为“日月木娄”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唉看你也挺可怜的。。。以后跟着姐姐混吧,先带你进几个群了解了解情况


【新私信】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 邀请 好好做人加入了群


【好好做人】您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近来网上大家都称呼明楼为“日月木娄”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这下你就放心吧!这个群里的大家都是很团结的!!只要共同努力!总有一天可以睡(?)到明楼!!


【好好做人】您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近来网上大家都称呼明楼为“日月木娄”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诶呀就是因为楼哥胖了嘛。。。诶对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你是不是男粉啊?


【好好做人】谢谢。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这有啥好谢的~那你到底是不是呀?好少见啊话说。。。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楼哥还是挺能让男人垂涎的说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可能是那些有所企图的男人都藏在暗处吧hhhhhhhh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诶你去哪了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hello小兄弟??


【明楼明正楼上的大老婆】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


……


“阿诚哥…你是只让我删聊天记录还是直接把这个人黑了算了?”明台莫名有些紧张。


“不用,以后还要多聊聊。”


删完以后明台看着阿诚走进大门脑子还有点没转过来。


多聊聊?跟那种粉丝能聊什么?难道要商量睡明楼之攻略大计?


明台打了个哆嗦,突然觉得前方的阿诚身影分外高大。



不爬墙头!坚定的!